北约面对众多问题和挑衅,北印度洋公约协会将中华恫吓归入章程

新华社华盛顿4月2日电北约面临诸多难题和挑战

4月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到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

北约正将注意力放到来自中国的潜在安全威胁上。鉴于成员国对中国的态度不一,该联盟在处理这一问题上面临挑战。   周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北约秘书长托尔滕贝格。特朗普说美国与北约的关系“非常好”。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正将注意力放到来自中国的潜在安全威胁上。鉴于成员国对中国的态度不一,该联盟在处理这一问题上面临挑战。  在重点关注俄罗斯五年后,北约各国部长本周首次正式讨论了所谓的中国威胁,涉及从北极圈到成员国自身通信网络等事宜。  美国已经就中国在欧洲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发出提醒,并施压盟友同美国一道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简称:华为)列入黑名单,理由是担心中国或迫使华为开展间谍活动或破坏通信,但这一努力收效甚微。  北约官员表示,他们担心自己的军队无法安全通信以及受到交通基础设施私人所有权制约。  但许多欧洲政府已接纳中国投资和华为。一位欧洲高级外交官表示,在中国问题上的挑战更为复杂,因为与俄罗斯不同,没有可用来指责中国的确凿证据。他指的是类似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样的事件。  这使得欧洲国家政府更容易打消安全顾虑,并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一次采访时说:“对于所有盟国来说,中国正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贸易伙伴。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恰当的平衡,既要意识到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也要避免引发问题。”  这种意见分歧加剧了美国与其欧洲盟友之间因军费水平和白宫从阿富汗撤军目标等问题产生的摩擦。  北约成员国外长目前正在华盛顿参加该组织成立70周年的庆祝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将在北约外长会议召开之前会晤斯托尔滕贝格。特朗普已批评德国等盟国的防务开支不够。斯托尔滕贝格定于周三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讲话。  几名外交官表示,北约外长们会在一次有关反恐问题的会议末尾讨论中国问题。盟国目前正处于评估中国可能带来哪些威胁以及北约应如何应对的初期阶段。北约专注于欧洲防务。  潜在威胁范围广泛。去年中国宣称在地缘上是“近北极国家”,引发了一些盟友对中国北极计划的担忧。更广泛来说,美国和其他国家担心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加强军事部署以及中国政府通过“一带一路”全球基础设施计划扩大影响,不过中国这些行动涉及的都是北约主要职责权限范围以外的地区。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Kiron
Skinner称:“我们过去有过军事竞争对手,但就全球威胁水平来说,中国是一个独特的对手。”  盟友们也对战略方面的考量持谨慎态度。上述欧洲外交人士称:“我们不想再制造一个敌人”。这位人士称:“我们不希望把俄罗斯推进中国的怀抱。”这位人士指出,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和军事关系发展迅速。  美国官员尤其表达了对华为的担忧。美国陆军上将Curtis
Scaparrotti对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表示,美国不会使用基于中国设备的网络与盟友通讯。Scaparrotti是美国在欧洲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也是北约在欧洲的盟军最高司令。  特朗普政府已告诉德国政府,如果华为等中国设备供应商被允许参与开发德国的下一代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美国将限制与德国的情报共享。  斯托尔滕贝格表示:“我们重视这些担忧,正在评估我们的安全面临的任何潜在影响。”  他表示:“我们需要确保在危机时也能通讯,正因为如此,我们还需要确保拥有可靠的即时电信系统。挑战在于,贸易问题或不同盟友将投资何种基础设施并不是由北约决定的。”  一些欧洲官员称,他们倾向于为基础设施项目设定能尽量减小安全担忧的严格条件,而不是简单地禁止中国公司参与。欧盟还制定了外商投资审查程序;在5G等重要领域,欧盟正寻求就识别和应对安全威胁建立全欧盟范围的最低标准。

新华社记者朱东阳 刘品然 刘晨

新华社北京4月4日电北大西洋公约组织4日迎来创建70周年,定于3日至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系列活动,包括北约秘书长在美国国会演讲和外交部长会议。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各国外长定于3日至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会议,讨论北约当前面临的诸多新课题。分析人士指出,这个跨大西洋安全组织内部分歧不断加大,面临的难题和挑战不少。

北约官员披露,外长会主要议题包括北约与俄罗斯关系、“负担分摊”即各盟国分担北约运行所需要的经费。

三项议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准备出席这些活动,但就敦促欧洲盟友增加开支为自己“邀功”,希望北约盟友们支出“更高”。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日前表示,此次北约外长会议的三大重点议题包括:北约与俄罗斯关系,反恐及军费分担。

再议黑海

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各国外长此次有望就对俄采取新行动达成一致,以提高对地区情势的感知能力,保持对俄的“可靠、有效”威慑。美国国务院官员2日在媒体吹风会上说,对俄关系将是此次会议第一个要讨论的议题,各国外长预计将通过旨在强化北约在黑海地区“威慑和防卫姿态”的一揽子措施。

根据北约发布的议程,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定于美国东部时间3日中午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讲。

在反恐问题上,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正加大对伊拉克政府军的培训力度,确保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会卷土重来。此外,各国正就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密切协调,但在阿驻军时间不会长到“超出必要”,需为撤军创造条件。

继北约秘书长首次在美国国会演讲以后,斯托尔滕贝格会晤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两人当晚主持一场北约“庆生”招待会。

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会见斯托尔滕贝格时批评阿富汗战争“既不幸又荒唐”。但美国务院官员说,此次北约外长会议不会就北约在阿驻军问题作出最终决定。

北约外长会在美国国务院哈里·杜鲁门大楼举行。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2日在吹风会上说,外长会4日上午首场全体会议将“集中讨论俄罗斯”,预期通过一揽子关联黑海的举措,旨在增强北约在这一海域的威慑和防卫态势。其他涉俄议题有前俄罗斯特工去年在英国“中毒”事件和格鲁吉亚问题。

对于美国极为关注的军费开支问题,斯托尔滕贝格表示,过去四年,北约各国已为增强军事机动性投入约23亿美元,各国不久前还同意大规模投资军事基础设施建设。但美方对此并不满意,美国官员2日表示,希望到2020年底北约其他各国能增加投入1000亿美元以上的防务经费,各国应对此有“新的紧迫感”。

黑海局势去年11月一度紧张,俄罗斯在刻赤海峡扣押三艘乌克兰海军船只,指认乌方人员罔顾警告、非法进入俄方水域。

三大难题

北马其顿共和国代表将以观察员身份列席北约外长会。这个巴尔干半岛国家10年前开始申请加入北约,由于北约成员国希腊反对它使用原宪法国名“马其顿共和国”,一直未能如愿。双方去年达成协议,马其顿共和国今年2月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希腊不再阻挠它入盟。

尽管美方和斯托尔滕贝格在会议召开前都强调北约团结的重要性,但这难以掩盖北约目前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美方强势要求从同盟关系中获得实际回报,席卷欧洲的难民危机引发地区政治格局变动,以及美欧兴起的民粹主义不断对北约的存在价值发出质疑等。

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凯·贝利·哈奇森2日告诉媒体记者,美方希望北马其顿今年秋天加入北约,成为北约第30个成员国。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会议能否在解决以下三个问题上取得进展,尤其引人关注。

4月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到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

首先,如何推动北约各国提高军费是美国最关注的议题之一。目前,美国对德国防务开支问题穷追不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再次指责德国在军费问题上的言行存在“落差”,表示美国对此“很生气”。特朗普2日也再度批评德国没有承担应有的北约军费开支,抱怨美国为保护欧洲付出太多。

重提费用

针对美方不满,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表示,加强防务不能仅靠增加军费支出。斯托尔滕贝格1日在记者会上试图调解美德矛盾,一方面说期待德国兑现涨军费的承诺,一方面又表示德国没少为北约作贡献。

特朗普2日在白宫会见斯托尔滕贝格,随后在联合记者会上说:“我们联手合作,让部分盟友偿付他们理应分摊的。到某个时候,还应更高才是。”

其次,北约各方亟须就如何继续加强反恐达成一致。美国白宫去年12月表示,随着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事取得成果,美国决定撤回驻叙美军。此外,特朗普在2月5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重申要减少在阿富汗的美国驻军。

他自夸道:“自从我当了总统……实现火箭式上升,我们必须保持这种态势。”

美国《华盛顿邮报》2日报道说,特朗普近来频频在私下场合批评其他盟友在阿富汗的军事投入不够,要求缩减美国对北约的贡献。

美联社报道,北约成员国防务支出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以后逐步下降,但从2014年开始持续上升。那一年,受克里米亚地区自行宣布脱离乌克兰、并入俄罗斯“刺激”,北约成员国设定一项目标,即10年内各自防务支出增加至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

分析人士指出,美方要求其他北约盟国在叙等地增加军事投入,让本已深陷难民危机的欧洲非常不满,多数欧洲国家在增兵叙利亚的问题上态度冷淡。各方如何在反恐投入问题上达成共识值得关注。

特朗普2017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抨击北约机制“过时”,多次抱怨美国为“保护欧洲盟友”付出太多,批评德国等欧洲盟友军费支出“不达标”。

第三,美欧近来在“维系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是否值得”等问题上常常话不投机。面对频繁指责北约盟友的特朗普政府,美国的欧洲盟友从最初的惊愕到如今大胆寻求建立“欧洲军”,表明彼此间裂痕加大。欧洲盟友质疑美国对欧洲的安全承诺。这一信心危机若得不到解决,将影响北约同盟的未来发展。

斯托尔滕贝格多次充当美欧之间“和事老”。他感谢特朗普“传达清晰信息”,“确实有助于”促成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欧汉龙认为,鉴于美欧在对俄关系、反恐等事务上的共同关切,美欧短期内仍不至于各奔东西。但在种种新挑战面前,北约须对内、对外证明其仍有存在的意义,并有能力随着世界格局的新变化进行自我调整。

特朗普2日再次点名批评德国“没有付该付的账”。德国政府现有目标是2024年军费开支增加至相当于GDP的1.5%。

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哈奇森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承诺德方将争取军费“达标”。她同时澄清有关美国政府可能向德国、日本等美军驻在国“额外收费”的报道,称对这类意见“不作考虑”。

2018年11月1日,士兵在挪威奥普达尔附近参加“三叉戟接点2018”联合军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10月25日开始举行为期两周的“三叉戟接点2018”联合军演,这是北约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大规模联合军演。

回避尴尬

以美国为首的12个西方国家1949年4月4日签署《北大西洋公约》,以建立一个对抗苏联的军事集团。北约官方数据显示,现有大约2万名军事人员参与北约在全球的行动,包括阿富汗、伊拉克、科索沃、地中海、巴尔干半岛、非洲等地区。

原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尼古拉斯·伯恩斯和道格拉斯·卢特在一篇以北约创建70周年为主题的文章中写道,北约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自创建以来第一次,美国总统层面没有发挥强劲有力、原则鲜明的领导作用”;盟友们视特朗普为北约“最紧迫、同时往往最难解决的难题”。

按照伯恩斯和卢特的说法,北约成员国首脑们之所以没有开会“庆生”,是因为担心特朗普“像过去两年与北约成员国领导人的每次会面一样,让与会各方陷入争议、不欢而散”,转而决定今年12月开一场小规模峰会,预期特朗普会参加。

这篇文章应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弗科学和国际事务中心要求联名撰写。

伯恩斯曾经是职业外交官,受前共和党籍总统乔治·W·布什任命,2001年至2005年任常驻北约代表。卢特是美国陆军退役中将,在同一总统执政时期任伊拉克和阿富汗事务助理国家安全顾问,2013年至2017年、即民主党人贝拉克·奥巴马执政时出任常驻北约代表。

蓬佩奥为特朗普辩护,称文章的论断“绝对错误”,现任美国政府为帮助“北约变强”付出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