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援助巴勒斯坦难民机构对美国大幅减少捐款表示严重关切,联合国将一如既往竭尽全力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

图片 1
在叙利亚大马士革近东救济工程处分发中心排队领取粮食救济的巴勒斯坦难民。图片提供: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

2018 年 1 月 17 日

2018 年 9 月 2 日

联合国负责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专门机构今天发表声明,对美国减少对该机构捐款表示严重关切。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主任专员皮埃尔
•克朗恩布尔(Pierre
Krähenbühl)在声明中表示,美国2017年对该机构的捐款总额超过3亿5000万美元,但16日宣布的捐款数额仅为6000万美元。

联合国负责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专门机构今天发表声明,对美国减少对该机构捐款表示严重关切。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主任专员皮埃尔
•克朗恩布尔(Pierre
Krähenbühl)在声明中表示,美国2017年对该机构的捐款总额超过3亿5000万美元,但16日宣布的捐款数额仅为6000万美元。

人道主义援助

克朗恩布尔表示,自从该机构于1950年5月开始运作以来,美国历任政府,从杜鲁门总统开始,都一直与该机构站在一起,向该机构提供强有力、慷慨和承诺的支持。美国一直是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最大单一捐助者。

克朗恩布尔表示,自从该机构于1950年5月开始运作以来,美国历任政府,从杜鲁门总统开始,都一直与该机构站在一起,向该机构提供强有力、慷慨和承诺的支持。美国一直是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最大单一捐助者。

联合国负责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专门机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负责人皮埃尔•克朗恩布尔在今天写给巴勒斯坦难民和近东救济工程处工作人员的公开信中表示,8月31日,美国宣布将不再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额外资金。他对美国这一决定的性质深表遗憾和失望,并毫无保留地拒绝其中所附带的表述。克朗恩布尔表示,美国的行动影响到人道主义和发展领域最强有力和最有回报的伙伴关系。
 

克朗恩布尔表示,为近东救济工程处或是任何人道机构提供资金是联合国任何主权成员国的自主决定。但与此同时,鉴于美国和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之间长期以来存在的信任和历史关系,减少对该机构的捐款将危及中东这一最成功和最具创新性的人类发展项目。

克朗恩布尔表示,为近东救济工程处或是任何人道机构提供资金是联合国任何主权成员国的自主决定。但与此同时,鉴于美国和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之间长期以来存在的信任和历史关系,减少对该机构的捐款将危及中东这一最成功和最具创新性的人类发展项目。

 

克朗恩布尔指出,美国捐款的减少将使700所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办的学校中的52万5000名巴勒斯坦儿童的就学受到影响,使成百上千万急需得到紧急援助的巴勒斯坦难民的尊严和安全难以得到保障。减少捐款还有可能对面临进一步激进化和其它多种风险的中东地区的整体安全产生影响。

克朗恩布尔指出,美国捐款的减少将使700所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办的学校中的52万5000名巴勒斯坦儿童的就学受到影响,使成百上千万急需得到紧急援助的巴勒斯坦难民的尊严和安全难以得到保障。减少捐款还有可能对面临进一步激进化和其它多种风险的中东地区的整体安全产生影响。

克朗恩布尔表示,他首先要满怀信心和坚定不移地向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西岸、加沙、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表示,进洞救济工程处的行动将继续下去并将最后取得胜利。他表示,该机构使命的核心是维护一个非常痛苦和极度不安的社区的尊严和权利。尽管美国是该机构历史上最慷慨和最一贯的捐助者,但个别会员国的供资决定不会改变或影响该机构在对待帮助巴勒斯坦难民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和肩负的责任方面所付出的精力和热情,相反只会加强这一决心。

克朗恩布尔呼吁包括中东地区的所有合作伙伴和捐助者支持和加入近东救济工程处发起新的筹资联盟和倡议的努力,确保巴勒斯坦难民学生继续在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办的学校就学读书,使他们和家人的尊严在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的服务中得以保持。克朗恩布尔提醒国际社会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巨大责任,直至为结束他们的困境找到一个公正和持久的解决办法以及中东地区最终结束残酷的冲突。

克朗恩布尔呼吁包括中东地区的所有合作伙伴和捐助者支持和加入近东救济工程处发起新的筹资联盟和倡议的努力,确保巴勒斯坦难民学生继续在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办的学校就学读书,使他们和家人的尊严在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的服务中得以保持。克朗恩布尔提醒国际社会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巨大责任,直至为结束他们的困境找到一个公正和持久的解决办法以及中东地区最终结束残酷的冲突。

克朗恩布尔表示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将竭尽全力,发挥创造力,继续满足巴勒斯坦难民社区的需求,保持该机构的重要服务。所有工作人员都将坚守在他们的工作地点,并将保持近东救济工程处设施的开放和安全。他表示,此时此刻,表达最强烈的团结和目标感至关重要。

克朗恩布尔号召人们从巴勒斯坦人民“不言放弃”的精神中汲取力量。他表示,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

克朗恩布尔号召人们从巴勒斯坦人民“不言放弃”的精神中汲取力量。他表示,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

克朗恩布尔指出,近东救济工程处创建于1949年,目的是在巴勒斯坦难民的困境得到公正和持久解决之前,针对他们的权利提供援助和保护。这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国际社会集体意愿的表现,联合国大会一贯赞扬该机构取得的人类发展成果,并延长了其任务期限。世界银行称进洞救济工程处的教育系统为“全球公益事业”。

另一方面,秘书长古特雷斯16日在向记者发表谈话时也对美国减少对负责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表示担忧。他指出,近东救济工程处不是一个巴勒斯坦机构,而是一个根据决议在1948年创立的联合国机构。人们普遍将其视为一个稳定因素,如果它不能在继续提供紧急援助和服务,显而易见将会造成一个极大的问题,联合国将尽一切所能避免出现这一局面。

另一方面,秘书长古特雷斯16日在向记者发表谈话时也对美国减少对负责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表示担忧。他指出,近东救济工程处不是一个巴勒斯坦机构,而是一个根据决议在1948年创立的联合国机构。人们普遍将其视为一个稳定因素,如果它不能在继续提供紧急援助和服务,显而易见将会造成一个极大的问题,联合国将尽一切所能避免出现这一局面。

图片 2

近东救济工程处/Khalil
Adwan

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发起“尊严无价”的募捐运动。

 

克朗恩布尔表示,人道主义行动的需要源于战争造成的极端暴力、痛苦、苦难和不公正。就巴勒斯坦难民而言,这是由于被迫流离失所、被剥夺财产、失去家园和生计以及无国籍状态和占领造成的。无论有人多么频繁地试图尽量贬低巴勒斯坦难民的个人和集体经历或使其非法化,不可否认的事实仍然是,根据国际法他们享有受到保护的权利,代表着一个由540万男女和儿童组成的社区,他们不可以被轻易抛弃。

克朗恩布尔指出,巴勒斯坦难民身份长期存在、难民人数不断增加和需求不断增长的责任完全在于各方和国际社会缺乏意愿或完全没有能力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试图让近东救济工程处对这场危机的持续存在负有某种责任,从最宽泛的意义上来说也是不真诚的。

克朗恩布尔表示,美国削减直至停止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资金显然与美国宣布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美国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有关,而与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表现无关。因此,这显然是人道主义援助被政治化。而这样做将有可能破坏国际多边和人道主义体系的基础。

克朗恩布尔在公开信中特别感谢海湾国家对近东救济工程处所给予的支持。他同时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仍然迫切需要2亿多美元来度过今年的危机。他呼吁捐助者继续集体动员,以在这一重要努力中取得成功。

克朗恩布尔最后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绝不会辜负巴勒斯坦难民。近东救济工程处与巴勒斯坦难民的伙伴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牢固。他强调:巴勒斯坦难民的尊严是无价的。

图片 3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Tamer
Hamam

一名巴勒斯坦难民妇女在加沙的近东救济工程处汗尤尼斯分配中心领取粮食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是根据联大1949年12月的一项决议成立的。工程处于1950年5月1日开始运转,目前已发展为联合国规模最大的方案之一,负责为大约50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

美国政府今年1月宣布大幅削减对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助,从2017年的3亿5千万美元降至6千万美元。8月31日,美国宣布将完全停止向该机构提供任何资金。

据报道,美国现政府对于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展工作的方式一直表示不满,同时美国认为其它国家应该增加对该机构的捐款。另一方面,美国切断供资的另一个考虑据分析是向巴勒斯坦当局施加压力,希望它做出妥协,参与美国主导的“巴以进程”。然而,在美国宣布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巴勒斯坦当局宣布美国已失去在巴以谈判中作为公正斡旋者的地位。

以色列一直对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持反对态度,称该机构的存在实际上使巴以冲突无限延长。

在美国决定不再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资金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对此表示遗憾。他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基本服务,并促进该地区的稳定。他对对近东救济工程处充分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