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或与和平主义渐,东瀛众院由此新安保法案

东京9月15日 (记者 Linda Sieg/Nobuhiro Kubo) –
日本国会参议院本周预计将投票通过新安保法案,届时日本与盟友美国可以开始为与中国可能发生的冲突制定计划,但日本将不会派出军队支持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

(本文作者为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东京7月16日(记者 Linda Sieg) –
日本众议院周四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将首次允许日本在二战后派兵海外作战。数以千计的抗议者昨夜反复高喊口号,高举“不要战争、不要杀戮”的标语。

这显示日本将在何种程度解除和平宪法的军事限制、日本离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仍有多大距离、以及日本公众根深蒂固的反战心态。“正常国家”在海外军事行动中不受法律限制。

图片 1

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周三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引发大规模抗议,更多抗议还在计划中。

日本有人担忧,如果日本无法达到美国的过高期望意味着美国对日本不再抱有幻想,那日本可以或者将做什么与美国对日本的期望之间的差距可能导致双方生隙。

7月16日,日本东京,示威者手持标语牌,在国会门外抗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动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REUTERS/Thomas
Peter

55年前,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推动议会强行通过修订后的美日安保条约,随后发生的抗议导致岸信介下台。

“随着这些法律上的改变,我们将几乎可以做到美国要求的一切。在提供军火和后卫支持等方面,几乎没有我们不能做的,”一名日本海军军官向表示。

撰稿 Peter Van Buren

组织者称,抗议人数达到了10万,他们在议会附近集结。很多人坚持到了深夜,高喊口号,高举“安倍下台”、“不要战争、不要杀戮”和“废除新安保法案”等标语。周四抗议者再次聚集,不过降雨可能影响人数。

“但美国真正想要的是让日本参与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他说道。“如果美国公众舆论反对日本,这将是一个问题。”

1945年世界首枚原子弹成功试爆的纪念日临近,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日也仅有几周之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时推动国会众议院通过了新安保法案,自二战结束以来首次允许日本派兵赴海外作战。

新安保法案现在将被提交给参议院,如果60天后没有进行投票,将返回众议院,届时安倍的执政联盟可以凭借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批准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尽管公众示威反对、调查亦显示日本超半数选民反对政府本月推动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的计划,日本国会参议院本周仍料将投票通过新安保法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新安保法案是“首次全面的”改革。

这一进展的潜在影响不容低估。

安倍称,采取更大胆的安全政策立场对于应对来自中国崛起等方面的挑战至关重要。美国对该提法表示欢迎。

日本国内批评者称,新安保法案违反宪法,并且可能让日本卷入美国主导的冲突。

在国内,安倍正在拿自己的首相职位做赌注。选民对新安保法案的反对比例达到二比一,反对党在投票中离场以示抗议,而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也下滑到40%左右。日本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在国内引发了自福岛核危机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10万人走上街头,示威者打着“安倍,下台”的标语。

“日本周边的安保形势更加严峻,”安倍在议会投票后对记者们说道。“该法案对保护日本人民的生命和防止战争至关重要。”

作为回应,安倍已在原则上排除了派兵参与海外作战的可能性,并称日本甚至不会为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提供后勤支持。

55年前,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曾因强行推动修订美日安保协定,引发了类似的示威活动而被迫下台。安倍知道这段历史,但他还是采取了上述举动。

日本在野党抵制投票。

“日本将不会像澳大利亚、英国或德国一样为战区、阿富汗和伊拉克提供各种人力资源。这将不会是日本能做的事情,”日本政府的一名消息人士向表示。

安倍的举动在国内外都是黑暗的象征。

反对者们称,新安保法案违背了日本的和平宪法,并可能让日本卷入美国主导的在全球各地的冲突。

编译:刘珞焱 发稿:王琛

大多数日本民众仍然对战后宪法第九条感到自豪,正是这条规定让日本成为了现代唯一放弃使用武力的国家。安倍带领日本远离这项成就是这一来自二战的伟大理念终结的标志,也近乎是对民意的漠视。

“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在野党民主党领导人冈田克在投票开始前说道。“安倍首相,你应该承认你没有获得人民的理解,应该立即撤回该法案。”编译:李富强
发稿:王凤昌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除此之外,鉴于日本与邻国存在岛屿争端,加上朝鲜在核能力上的频频炫耀,以及东盟邻国对日本在二战时的侵略行径记忆犹存,新安保法案无疑加剧了东亚地区的紧张局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日本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答记者问时称,对于日方此举,人们有理由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是否要改变战后长期坚持的和平发展道路?华春莹还称,中方郑重敦促日方切实汲取历史教训。

日本国内最大的担忧是,安倍围绕和平宪法的立法行动会令日本以往在动用武力问题上以个案方式进行辩论的处理方式受阻。

譬如,日本2004年派出自卫队支持美国在伊拉克的重建工作,当时政府公布了自卫队携带的用于自卫的小型武器的图像,满足了严格审查的要求,也让公众确信派出人员没有动武意图。那是日本在二战后首次向海外派兵。此外,在9.11事件后通过的允许日本向在印度洋的美国船只加油的一次性立法,也将日本船只限定在“没有发生战斗的区域”。

日本新安保法案尚未成为法律,仍有待参议院的表决,但预计参议院不会进行投票表决。根据日本宪法规定,法案若在参议院遭否决,或在提交参议院60天后仍未进行表决,可自动回到众议院进行表决,而安倍的执政联盟在众议院占有多数席位。理论上,届时众议院的决定会在最高法院遇到是否违反宪法第九条的调查,不过日本最高法院的裁决历来都偏向政府一方。

以上种种只是在陈述事实,至于背后的原因仍难辨析。

安倍称,新安保法案旨在应对日本面临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威胁。他还提到了两名日本人质惨遭“伊斯兰国”杀害一事,以暗指日本军方原本能救这两人。此类观点对于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十分受用,但却被安倍的批评人士斥为废话。

安倍还称,新安保法案将允许日本协助保护美国。批评观点认为,这会导致日本卷入美国侵犯中国、甚至中东的活动中。除了安倍自己所说的保护日本的理由,还有一个真正的因素,那就是美国推动安倍打着“集体防卫”的旗号采取更激进的立场。

然而,至于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有安倍心知肚明。他长期以来一直对二战持超级保守的看法。譬如,他曾说过,“按照日本法律”,那些被控为战犯的日本领导人“并非战犯”。美国占领军曾以安倍外祖父岸信介在二战中扮演的角色将其逮捕。有观点称,岸信介曾将自己恢复日本军事大国并抛弃战后和平宪法的梦想根植在安倍晋三心中。

除了许多人认为出于正当的国家安全需要之外,安倍是一名认为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采取行动的政客。他显然愿意放手一搏,押上首相职位,面对激怒国民的风险,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的信仰。

编译:侯雪苹 发稿:王凤昌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